仁澤地產拖欠土地款及高額賠償成西南海復活關鍵障礙

2017年12月底,爛尾項目西南海的開發商仁澤地產,參與重組仁澤地產的龍湖地產和滇池度假區國投公司,分別發布公告,對外通報了仁澤西南海的重組進展。按當時重組各方的說法,截至發布公告時,龍湖地產、度假區國投對仁澤地產和西南海項目的重組工作已完成90%,成功在望。

相關鏈接

龍湖、度假區國投接盤西南 海接近成功 重組工作已完成90%

仁澤、龍湖、度假區國投達成合作 西 南海很快將重組復活

西南海爛尾多年,重組希望越來越渺茫

西南海爛尾多年,重組希望越來越渺茫

但一年半時間過去了,仁澤地產重組一事再無下文,龍湖接盤西南海也毫無消息,仁澤地產的眾多債權人,西南海的業主都感到奇怪,為什么剩余10%的重組工作,在接下來一年半的時間里卻遲遲不能完成?

由于相關各方保持緘默,所以外界很難得知西南海重組到底卡在哪里。但幾乎就在仁澤地產、龍湖和度假區國投對外發布公告的同時,仁澤地產輸掉了一場關鍵的官司,或許就此導致重組工作接下來止步不前。

2017年12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對昆明市國土局、滇池度假區管委會訴仁澤地產拖欠土地款一案,作出了終審判決。根據判決,最高院推翻了云南省高院關于仁澤地產因拖欠土地款承擔違約賠償金的裁定,要求仁澤地產應按合同約定,按每天1‰的標準向昆明市國土局、滇池度假區管委會支付拖欠土地款造成的違約賠償金,總金額約10億元,而仁澤地產實際拖欠的土地款總額也才不到5.3億。這也就是說,仁澤地產需要賠償的違約金,比土地出讓金還要高出近一倍。而按照云南省高院的一審判決,仁澤地產只需按銀行貸款利率賠償違約金,二者差別巨大。

按照最高院的判決,仁澤地產真實拿地成本就高到了相當嚇人的程度,潛在接盤企業知難而退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最高院的終審判決與仁澤地產等三方發布重組公告幾乎同時發生,此后西南海重組一事就擱置不前,兩件事之間不會沒有關聯。

或許正是因為這場官司對仁澤地產和西南海項目而言關系實在重大,仁澤地產一直沒有放棄努力。2018年,仁澤地產就此案向最高院提出再審申請,其中的關鍵訴求之一,就是認為昆明市國土局和滇池度假區管委會要求仁澤按1‰標準賠償違約金缺乏法律依據,請求最高院對過分高于實際損失的賠償金予以調減。但遺憾的是,去年12月28日,最高院駁回了仁澤地產的再審申請。

有法律人士認為,由于此案已有終審判決,而且是最高院做出的終審判決,再審申請也已被駁回,仁澤地產在法律途徑上想要改變巨額賠償的結果將非常困難,所以不管哪家企業想要重組仁澤地產,首先都要面臨補繳土地款、賠償違約金總共超過15億的局面,否則土地手續無法完善,項目無法復活,重組毫無意義。

從去年底最高院駁回仁澤地產關于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糾紛再審申請,到現在又有半年多時間了,仁澤地產的債務雪球越滾越大,盤活西南海的潛在收益能否覆蓋債務,越來越是個問題,盡管一年半前仁澤地產等還曾樂觀表示重組完成了90%,但剩下10%能否完成,卻越來越不那么確定了。

本站轉載文章和圖片出于傳播信息之目的,如有版權異議,請在3個月內與本站聯系刪除或協商處理。凡署名"云南房網"的文章未經本站授權,不得轉載。爆料、授權:[email protected]。

相關資訊

猜您喜歡

參與討論

登錄 注冊

熱門評論

  • 房網用戶

    苦的都是百姓,政府就沒有考慮到樓盤不盤活你即是贏了官司,有錢給你嘛,
    回復
  • 房網用戶

    政府的問題
    回復
  • 房網用戶

    最坑的是業主,哭訴無們,都是業主的血汗錢,政府部門哪里去了,不聞不問。
    回復
  • yihaogongguan

    15億元估計只是冰山一角,哪個瀕臨破產的企業不是陷入債務深坑
    回復